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soramafu】123+419=...?

*給達令的禮物 @uni_纳吉
*因為是以語c為原形所以ooc會很嚴重.....(這就是你ooc的理由?
*小學生文筆 慎入
*勿代三
  
  
  
  
  
  
  
1.
  2159年8月13日。
  そらる撕下一張日曆。揉了揉那張白色的紙,丟進垃圾桶。想了想又撿起來,塞進褲袋里。
  所幸垃圾桶昨天才清理過,還乾淨得很。
  在科技如此發達的今天,還堅持使用紙制品的人可不在多數。要知道,比起脆弱易燃的小紙片——空氣污染太過嚴重,誰知道會不會有什麼易燃氣體混在其中——更多人會選擇堅固的金屬品。
  そらる探頭看了看窗外。
  天空灰濛濛的。
  下雨了。
  於是他轉身拎起一把透明的傘,就這麽隨意地出了門。
  

  
  
  
2.
  在這個世界,每人都有獨屬於自己的「編號」。編號旁有個數字,每過一天就倒著扣「1」。人們都知道,那——
  其實是生命的倒計時。
  そらる的手臂上是編號123,數字是1。
  這意味著今天過完,數字就會被扣為0了。
  他卻像根本不知道似的,一路上腳步不急不緩,路上看到在屋檐下避雨的貓咪,還伸手過去摸了摸。白貓瞇著眼一副享受的模樣,像極了哪家的大少爺。
  他就這麽走了不知多久,然後停在一個木房前。
  屈指叩叩門,很快裏面傳來踢踏的拖鞋聲。很快,門被打開,露出一個少年的腦袋。
  白髮少年眼見是他,眼睛一下子驚喜地瞪大了:“喔喔是123番的そらるさん,好久不見!快進來快進來——”
  そらる笑笑,收起傘:“打擾了。”
  
  
  
  
3.
  まふまふ赤著腳跑進跑出,不一會就在桌上擺了杯熱茶。
  そらる捧起茶,閉眼,享受地抿了一口。
  まふまふ兩手放在膝蓋上,挺直腰,像個第一天上課的小學生。見他把那口茶咽下,才小心翼翼地開口:“那個,そらるさん…能幫我mix這次的樂曲嗎?”
  “可以哦。”そらる撐著下巴,另一手按下電腦開機鍵,“說起來,明明自己做得也不差,為什麼總是拜託我呢?”
  “因為…”まふまふ有些不好意思地低下頭,“那一天,我聽到的そらるさん的歌曲,——超級好聽。”
  
  
  
  
4.
  2158年8月13日。
  “唉——”そらる鬆開鼠標摘下耳機,直起腰揉揉發紅的耳朵、捶捶僵硬的脖子,“總算mix好了。這次的作品足足有200軌啊,真要人命。”
  稍微聽一聽成品吧。他這麽想著,點下播放键。
  …
  巨大的音樂聲瞬間爆炸般充滿整個閱覽室。
  完…完了!剛剛好像不小心扯開了耳機線!そらる手忙腳亂地抓起鼠標摁暫停,然後站起来不斷向帶著不滿眼神望向這邊的人鞠躬。
  “實在是對不起…!對不…欸?”
  一隻手扯住自己的衣袖。
  回頭,定睛一看。一個和自己差不多高的白髮少年笑著揮了揮手,然後歪過身子小聲問道:“剛剛的樂曲,叫什麽名字?”
  
  
  
  
5.
  そらる的耳尖悄悄紅了。
  他掩饰性地清清嗓子,眼睛緊緊盯著電腦屏幕:“……那件事,純屬意外。你快把它忘了吧?”
  まふまふ本來還有些窘迫,見他比自己更不自在,忍不住笑出聲。他也跟著放鬆下來,放棄了剛剛那種小學生的坐法,戳戳そらる的手臂:“可是那個時候的そらるさん太可愛了,怎麽都忘不掉呢。”
  そらる回了他一個白眼,不發一言地轉回腦袋,帶上耳機,不斷點擊鼠標,沉浸在樂聲中了。
  まふまふ也不在意,趴在冰涼的桌上,歪著腦袋凝視そらる工作時的側顏。
  怎麼會有人這麽好看啊,他想。
  
  
  
  
6.
  まふまふ覺得這個愁眉苦臉的同齡人十分有趣。
  ——啊,硬要說愁眉苦臉好像不太準確。這個藍頭髮的家夥表情沒什麽變化,但まふまふ就是從中看出了“愁眉苦臉”。
  “餵,”他戳戳そらる的手臂,“你怎麼看上去好像不太高興?”
  藍髮少年嘆了口氣,撩起衣袖:“還有一年。”
  “喔……”まふまふ湊過去看,然後了然地點點頭,“那的確是難高興起來。”
  そらる有氣無力地回了他一個白眼。
  “不過嘛!”まふまふ豎起一根食指,“還有365天哦!每天都能做很多事,365就是「很多事」*365——這麽想的話會不會好一點?”
  
  
  

7.
  “大功告成。”
  そらる摘下耳機,靠在椅背上長長舒了口氣。
  まふまふ撐起腦袋,適時地退過那杯早已續好的熱茶:“辛苦了。我能聽聽看嗎?”
  そらる接過杯子,仰頭一口飲盡。一抹嘴,遞過耳機:“當然可以。這是你的東西,我只是稍微裝飾了一下。”
  まふまふ接過耳機,帶上。點擊播放,舒緩的歌聲便傳入腦海。
  そらる看著他一臉認真的樣子,忽然開口:“…以後就要自己mix了,習慣嗎?”
  
  
  
  
8.
  “4—1—9。好數字。”
  食指一一點過手臂上的幾個數字,有點癢。
  まふまふ縮了縮脖子:“哪裏,我超討厭這個編號的。總是會讓人想起不好的東西。”
  “那是他們太黃。”そらる面色不改,脫口而出。
  “…欸?!”まふまふ瞪大眼,“這麽說的話そらるさん也想到了吧?是吧?吶!”
  “……”
  そらる一副被噎到的表情,強行轉移話題:“說起來,你是叫まふまふ對吧?”
  “對,——當然你叫我墮天使也ok的哦!”
  “…中二病。”
  “滿腦子黃色的人沒資格說我!”
  “我當然可以!…餵、誰滿腦子黃色啊!”
  
  
  
  
9.
  暮色已至。
  そらる能明顯感覺到自己的動作在變得遲緩,思緒也逐漸變得不清晰。他甩了甩腦袋,慢慢撐著椅子站起身,勉強擠出一個笑容:“那,我先回去了。”
  まふまふ關切地扶住他:“我送你吧。”
  “不,我一個人就行。還有,我…”そらる抬起手,想拍拍他的腦袋,想看清他的臉,想對他說出一直想說的那句話——
  但是他倒下了。
  まふまふ嘆了口氣,小心把軟下身子的そらる半拖半抱到沙發上。
  是提前下在茶里的安眠藥發揮作用了。
  小心替他摆了個舒服的姿勢,まふまふ擦了擦汗,扭頭望向時鐘:“十一點二十分——還好還好,來得及來得及。”
  他又扭回頭,凝視そらる俊秀的側臉,嘆了口氣。
  “そらるさん恐怕還不知道吧…”
  “其實死亡,是可以避免的喔。”
  
  
  
  
10.
  そらる猛地睜開眼。
  他坐起身,先是大口大口喘氣,然後把手舉到在自己眼前,攤開。
  “我還…活著?”
  窗外的陽光炫目得不可思議。そらる順著那些溫柔的日光,看見了趴在沙發旁那個閉著眼睡得香甜的白髮少年。
  「一大早就看到暗戀對象可愛的模樣」這件事令他頗感愉悅,笑著推了推對方:“まふまふ,快起床。”
  他以為對方會揉著眼睛站起來口齒不清的嘟噥“そらるさん又一大早叫人起床”,他以為對方會睜開眼傻傻地衝自己笑,他以為——
  まふまふ的身體已經僵硬了。
  “…餵餵まふまふ,”他嚇得聲音都顫抖了,”你別嚇我…你別嚇我啊?”
  劇烈的動作中,不知從哪掉出了一個紙團。そらる抖着手撿起,展開。
  是那張撕下的日曆。
  翻過去,是そらる所熟悉的字體:そらるさん、要好好珍惜我的生命哦!ヽ(`⌒´メ)ノ
  ——一瞬間,そらる明白了什麼。
  撩開まふまふ的衣袖,果然,419旁邊的數字變成了刺目的「0」。
  而自己的衣袖上,本該變為0的數字卻加了好幾百。
  …
  ……
  ………。
  破曉的第一缕陽光,照耀在這個捂著嘴安靜哭泣的少年身上。
  “晚安,我的愛人。”
  “——まふまふ。”
  
  
  
  
  
  
  
  
  
  END.
  
  
  
  
  和達令相識一週年啦!!!!好高興!!!
  明明打算寫甜文最後為什麼會be我也不知道啦!!!(被打
  拙劣的模仿了敬啟桑的寫作手法!!!!果然還是一點都不像呢2333
  總之希望你看得開心!!!

评论(3)

热度(4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