夷陵走屍aoi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開學沉下水底浮不上來,lof只用來吃糧.放假再見_(:3」∠❀)_

百裏骨科真是太可愛了,想爬墙寫寫寫寫寫寫😭

【曉薛】低逼格吸血鬼心裏苦,低逼格吸血鬼要抱抱〈1-2〉

*梗源...空間看到的...微博截圖(
*ooc得除了名字什麽都不像
*小學生文筆,慎入
  
  
  
  
  
  
  
1.
  薛洋最近很苦惱,非常苦惱。
  他喜歡上了一個人。
  諸位看官可能要說,喜歡就喜歡了唄誰還沒談過一場曲折的初戀怎麽滴!
  ……啊,如果你真沒談過戀愛,當我沒說。
  但跟你們(中的一些人)不同,薛洋的煩惱是,他喜歡的那個人——
  根本就不可能看上他啊!
  因為,他們倆不但跨越了性別,跨越了種族,跨越了地位,還跨越了…兩個檔次的逼格。
  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大概就是,一條野狗愛上了一個養尊處優的翩翩佳公子吧。
  為什麼?
  薛洋。家裏祖先是不知哪個大陸的妖精,在他們那邊有個名字叫吸血鬼。這是個脆弱得要死的種族,平時怕太陽、怕大蒜、怕銀器、怕十字架,沒血喝還會掛掉。一家子逃難來到這個國家,爹媽因為各種意外死在路途中,只剩他一個咬著牙勉強把自己養大。目前的身份,大約就是個乞丐吧。
  曉星塵——薛洋的暗戀(明戀)對象。鴻鵠成精,修煉了千年。吸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吃東西?不需要!平時不怕風吹雨打不怕日曬雨淋,丟進火里沉進海裏都毫髮無損。能上天能…哦下地不行,總之就是除了生孩子無所不能。雖然父母不詳——畢竟他被生下來時還只是個蛋,但人家的師門夠有名啊。再加上曉星塵本人性格好長相好,化了人形后便有一堆雌性(年齡從八歲到八十歲不等)嗷嗷叫著要嫁給他,其中還混了幾個像薛洋那樣的小雄性。
  您說說,這樣的兩個人,是不是戀愛路比人家要曲折幾萬倍呀。
  換了別人可能就讓這暗戀爛在心裏了,但薛洋不同。
  他是個喜歡挑戰的男人。
  如果是那種輕易就能追到手的小姑娘,他還就不屑去追了。像曉星塵這種挑戰難度大的人,他便充滿了鬥志。
  薛洋的求愛之旅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2.
  前文忘了提。
  這位曉星塵,在人界的身份是個道士。平時呆在家裏看書練劍,時不時出門幫人斬妖除魔。也不要人家的報酬,畢竟他是個妖精不需要那點俗物。於是便落得一個好名聲,「只求付出不求回報」什麽的。
  他本人更是常常收到人家送來的禮物。因為怕道長又還回去,一般都是趁夜裏偷偷丟在他門口的。反正大家都知道這住了個好心腸的道長,也大多被他幫過,沒人會偷。
  這日清晨,曉星塵推開大門。
  咦了一聲。
  只見院裏坐著個少年。黑髪用紅繩草草綁了條馬尾,面上蹭了不少黑泥。只披了件破舊單衣,蹬一雙洗褪了色的靴子,抱了柄劍靠著門睡得瑟瑟發抖。門一開,他的身子便失了重心,整個人往屋裏倒去。
  曉星塵反應多快呀,忙屈身一抬手搭在那少年肩上撐著,他才幸免於與地面來個親密接觸的難。這麽一番折騰那人也醒了,迷迷糊糊睜開那雙黑色眸子,直直盯著彎腰的曉星塵的臉。
  曉星塵:「……」
  莫非這又是哪個家族送來的禮物?
  那少年似是才回過神,暈乎乎地一咧嘴,露出個人畜無害的笑:「道長你好!我叫薛洋,是個孤兒,來投靠您的。」說話間隱隱約約露出尖尖的虎牙。
  果然是誰家送來的。怕被還回去,才這麽說的吧?曉星塵瞭然,含笑點了點頭:「那你進來罷。」
  啊?
  這樣就成了?
  薛洋這下是真傻眼了。他為了這一天做了無數準備,什麼去泥坑里打滾啊偷普通人家穿舊不要的衣裳啊,還練習了数百次那句台詞,甚至大半夜的冒著雨偷偷翻牆進來,就為了營造這個楚楚可憐的形象。
  他還準備了一肚子說服曉星塵的話——居然都胎死腹中了?
  曉星塵走了幾步見沒人跟上,回頭一看那少年還愣在原地。他帶大過不少後輩,對這種乖巧型毫無抵抗能力。當即走過去牽起薛洋的手,勾起個和藹可親的笑容:「你叫薛洋,是吧…從今往後,你就做我的道童罷。」
  
  
  
  
  
  
  
  TBC.
  
  
  試閱。熱度高繼續寫,沒人看就坑。我就是這麽個膚淺而任性的人s(・`ヘ´・;)ゞ

【soramafu】早安吻

是瞬間清醒的唯一方法。



*一個隨手摸的小段子
*小學生文筆
*ooc 慎入





そらる按停手機的鬧鈴。
他打了個哈欠,翻身爬起。清晨耀眼的光芒透過窗簾頑強地騷擾著他,只好揉了揉眼睛。撐著床發了幾秒呆,他才轉過頭看向枕邊熟睡的戀人。
「まふまふ——。」他輕聲叫道。
沒有反應。
那孩子連睫毛都沒顫一下,呼吸平穩得像是什麼都沒發生。
他苦笑,趴倒在他身邊。輕輕推推他的手臂,湊到他耳邊,又喊了一遍:「まふまふ,起床。」
「…唔?」白髮少年迷迷糊糊地吐出一個單音節,聲音還帶著剛剛甦醒特有的沙啞。他不睜眼,只是挪動著身軀翻了個身。
そらる坐起,看著他犯傻的模樣,聲音中充滿笑意:「再不起來就趕不上飛機啦。」
「飛機…?」剛睡醒的人腦子還亂得像團漿糊。まふまふ睜開眼,紅色的眸子轉了轉,才恍然大悟道:「啊…對,說好了要和そらるさん一起去旅行來著。」
語罷,打了個長長的哈欠,用手背抹去生理性淚水,動作僵硬地爬起來。
因為姿勢不對,他的腦袋猛地磕上了床沿。まふまふ痛呼一聲,揉了揉撞疼的額角。
「そら…」
「啾。」
「欸?!」まふまふ抬頭,正好捕捉到戀人移開的目光,「這個是…」
「是Morning Kiss。」そらる耳尖悄悄紅了,「早上好,まふまふ。」





END.

【忘羨】夏日祭與煙花與你

*和風背景雷者勿入
*《百鬼夜行趣聞》的後續(?),不會弄鏈接請戳空間ojz
*繁體注意
*小學生文筆
*嚴重ooc 慎入
  
  
  
  
  
  
  
  煙花在頭頂綻放,五色花火照亮夜空。
  廟會上人潮擁擠,各種建築物上擠滿了燈籠。有不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巧笑倩兮著三五成群地經過,輕搖團扇,香風陣陣。
  魏無羨早已收了他那狐耳狐尾,只餘下那隻面具,換了根繩子鬆鬆垮垮地繫在脖子上。他一手拿著根蘋果糖,時不時伸出舌頭舔兩下。不得不說不愧是狐妖,連吃糖的動作都頗為誘惑人。
  他穿了件黑紅色浴衣,胸膛大片大片露出,做彎腰側身等動作更是隱隱露出白皙皮膚上兩點紅色,令人側目。腰上掛了不少小玩意兒,走起路来叮叮噹噹的。另一邊的藍忘機,卻正正經經地穿了套白色和服,裹了一件又一件,看著跟馬上要去過冬似的。腰上則空無一物,當然,除了錢袋。魏無羨覺得,他那一臉苦大仇深,不像是過節,倒像是來尋仇的。
  魏無羨盯了他半天,終於忍不住開口:「含光君,可是你拉著我來的,怎麼如今像個悶葫蘆似的連句話都不說?」
  藍忘機表情不變,倒是沒有無視他:「人越是多,妖怪越是容易混進來。」
  頓了頓,又補充:「拉你同來,是希望你能幫忙。」
  魏無羨嘿然:「含光君,不是我不幫你。你道我們是傻子麽,人多不是意味著如你一般的能人異士也多麽!幹什麼還來湊這個熱鬧!」
  藍忘機愣了愣,沉吟一會低下頭:「你說的好像也有幾分道理…」
  魏無羨一揮手:「既是節日,不如來好好享受享受——」
  也不顧人什麼反應,三兩下嚼碎那蘋果糖嚥下,然後硬扯著藍忘機大步往左前方一個擠滿了人的小鋪子走去:「走,我們去撈金魚!」
  藍忘機從小在家中守規矩地長大,別說參加這種「玩物喪志」的節日慶典了,連疾行都未曾嘗試過。被魏無羨這麽一扯,踉蹌了幾步,差點摔了。
  魏無羨擠进人群,扯着人蹲在金魚池前,一臉興奮,恨不得伸出尾巴左右擺擺。他問老闆討了個金魚網,在池中毫無章法地亂追著那些紅尾小金魚撈亂。
  藍忘機在一旁看他撈了半天連根草都沒撈著,卻還興致勃勃,不禁心裏想這隻小狐狸真是有趣。
  圍在二人身邊的幾個女孩子看魏無羨一無所獲,笑著起鬨。魏無羨回頭,仍是一張笑臉:「各位姐姐莫要看不起我,我撈不起來沒關係,我讓這位俊俏的小哥撈!」
  藍忘機正盯著金魚出神,手裏忽然被塞了個漁網。抬頭一看,女孩子們邊笑邊掩著嘴看他,還有魏無羨看著他的那雙熠熠发光的眼睛。
  鬼使神差的,他應了聲:「好。」說罷,捻了捻手中的硬棍,瞅準一條吐泡泡的小金魚,一網下去便撈到了。
  老闆吆喝著拿了個透明袋子把魚裝起,連聲誇他下手快。他手足無措的拎著那條擺尾巴的小魚,被一群女孩子圍著,第一次不是因為除妖而受普通人的誇獎,心底惶惶。
  突然,臉上多了樣冰涼的觸感。
  他猛的抬眸。只見魏無羨不知何時湊上來,悄悄在他臉頰上印了個吻。
  圍觀的人邊鼓掌邊大聲起鬨。
  煙花與仙女棒的嘈雜聲音漲滿他的整個腦海,他只覺得,可能這輩子都忘不了魏無羨那雙滿含笑意的黑色眸子了。
  今夜,景色真美啊。
  
  
  
  
  
  
  END.
  
  
  
  聽著《林檎花火とソーダの海》寫的,讚美小老闆。

【忘羨】百鬼夜行趣聞

*設定偏日式雷者勿入
*其實也不是很瞭解這些....如有明顯錯誤請多多包涵
*繁體注意
*小學生文筆
*嚴重ooc 慎入
  
  
  
  
  
  
  是夜。
  燭光曳曳,時而明亮時而微弱。青年跪坐於臺前,閤目似是一尊無生命的雕像。盈盈燭光照耀下,紙拉門上似乎有黑色人影舞動。形態扭曲,像是在無聲地掙扎著什麼。如此可怖的情景,和室中的青年卻置若罔聞。那人影愈舞愈快,彷彿要從拉門中掙脫而出——
  吱啦一聲,不知是何聲響。一陣陰涼的風不知從何撲面而來,燭光閃爍兩下終於還是抵擋不住,噗一聲便滅了。
  室內頓時陷入黑暗。
  那青年才睜開眼,隨手摸了把桌面的扇子,站起身子。明明四周乌黑一片,他卻絲毫不受影響。兩指從袖中捏了張符,唸了條咒,那符便騰地燃起火來。那火是藍色的,像是沒有溫度般靜靜燃燒。他淺色的眸子一絲溫度也無,一手持火符一手拎扇,沒有一點猶豫便出了門。因踩壓而尖叫呻吟的木板,隱隱掩蓋了他如本人般清冷的嗓音。
  「今夜可真熱鬧啊。」
  空無一人的街道,逐漸有瑩瑩綠光閃現。只有一只腳的山精蹦蹦跳跳,時不時怪叫一聲;滿臉皺紋的阴摩罗兩手合十念念叨叨,唇齒張合間隱約有藍色火焰噴出;撐著傘的美貌雨女微微蹙眉,彷彿在思念著誰。還有不少叫不出名字的小鬼小獸,提著叼著燈籠緩緩行走在隊伍兩邊。
  一旁的小童瞥見他,忙三兩步跑到他身邊,輕聲道:「含光君,你怎的出來啦!」
  「出來看看。」藍忘機應道。忽然一皺眉,目光投向隊伍末端。
  那是個戴狐狸面具的「人」——如果忽略掉他身後九尾的話。那白面金毛的狐狸走得搖搖晃晃的,一手還提了個酒葫蘆,口中大聲唱道(①):
  「數八聲,思啊思。且下、且下,拍子間、拍子間。骰子落定——」
  「像個瘋子。」那小童看著這滑稽場面,忍不住噗地笑出聲。
  「數七聲,思啊思。且稱、且量,拍子間、拍子間。沉溺愛河——」
  小童驚呼一聲,藍忘機飛身而出。
  那狐狸老神在在,一揚葫蘆朗聲笑道:「你也要來點?天子笑,可好喝得很!」
  藍忘機不語,只是一手滅了火符,另一手一扇過去,呼呼風起。狐狸輕巧地翻身躍過那道勁風,笑得更歡:「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含光君麽!可是因為昨日那事來找我麻煩?」
  藍忘機道:「是我。」手下不停。
  狐狸:「唉!做人難,做妖也不易!不過是害了個草菅人命的破官,何苦揪著我不放!」
  藍忘機:「害人本就不對。」
  狐狸故作吃驚:「我沒想到含光君竟是如此一個正人君子!」
  藍忘機冷哼:「我亦沒想到,堂堂玉藻前竟是只公狐狸。」
  兩人不管是嘴上還是手腳上都打得不可開交,一邊的小童卻驚得捂住了嘴。
  玉藻前!這個看上去不修邊幅的傢伙…竟是傳說中以魅惑為生的九尾狐妖玉藻前!
  那邊,藍忘機見狐狸動作頓了頓,飛快欺身上前,一扇過去又是一陣風送到。狐狸躲避不及,只能微微仰頭,那風便次拉一聲劃開連接面具的繩子。
  那狐狸見面具脫落,也就大大方方地抬頭任他們看。出乎兩人意料,這位的臉並非有多妖豔多像女子,只是一張眉清目秀的少年容顏。眼瞳清澈眼尾上挑,眼角還帶了撇紅,硬生生透出一股狐妖特有的嫵媚。
  他索性停手,輕飄飄跳出戰局,屈身一禮:「是我輸啦!含光君,我——」
  「我魏無羨,便由得你處置吧。」他笑彎了一對狐狸眼,九條尾巴在他身後搖動,「便是今夜…也可以吶。嗯?」
  
  
  
  
  
  
  
  
  突兀的 END .
  
  
  
  ①:魏無羨唱的所有歌詞出自《 悪鬼あざみうた 》中文翻譯,b站av號av453035。(偷偷安利my遊

【薛曉】勇者鬥惡龍

*靈感來源達拉崩吧(...........
*繁體注意
*小學生文筆
*嚴重ooc 慎入
  
  
  
  
  
  
  
  「你是來救公主的。」薛洋用的是陳述句。
  「對。」曉星塵握著他的劍,一臉認真。
  「可是公主不在我這。」他歪頭,一臉無辜,身後的龍尾巴左右晃動。
  「壞傢伙——放我出去——」關在洞穴深處傳來公主的慘叫。
  ……。
  沉默。
  「剛剛你什麽都沒聽見。」薛洋瞇起眼睛。
  「那是不可能的。」曉星塵笑,一手背後一手舉劍,擺出標準的劍術起手式,「來吧——為了公主的歸屬權而決鬥。」
  薛洋舔舔嘴唇,很想說公主算個什麽玩意兒我想要的是你啊勇者大人。但他忍住了,只是盯著對方,然後緩緩坐下。
  曉星塵:「?」
  「…你先說說,為什麽要來救公主?」薛洋放鬆的坐姿像在曬太陽。
  「因為國王答應了會讓我娶她,還說會給我很多獎賞。」年紀輕輕剛出門歷練的勇者理所當然地回答,「故事裏不都這麽說的嗎?——勇者必定會戰勝惡龍,然後迎娶公主。」
  「可是那個國王是個騙子,」薛洋隨口抹黑道,「他從不講信用。上一任惡龍也被打敗了,可公主嫁給了她的騎士。」
  那是因為上一任惡龍擄走的是王子。
  而且那也是上一任國王。
  可曉星塵信了,不由得有些惶惶然:「那…」
  公主還在嚷嚷:「救——我——」
  「不如你來我這,」薛洋側了側身子,露出身後金光閃爍的各種寶藏,「保你衣食無憂。」
  「可公主…」這條龍惡名遠播,他還真不一定能勝。既然他主動提出了條件……況且曉星塵還是個貧窮的勇士,他有些心動了。
  「放心,我會把她放回去的。而且我保證以後絕不再作惡。」薛洋尾巴擺動的頻率加快了。
  「啊?那…好吧。」曉星塵暈乎乎的,也沒仔細想就答應了他。
  「那——」薛洋笑,露出尖尖的虎牙,「歡迎你的加入。今晚,我們來做些有趣的事吧?」
  
  
  
  
  
  
  END.
  
  
  
  公主:呸呸呸,不要臉!

【soramafu】一個隨手寫的打電話梗 まふver

*又名,撒嬌專用梗。
*勿代三
*小學生文筆 嚴重ooc慎入
  
  
  
  
  
  歪,そらるさん在嗎?
  已經下課好久了,太陽已經下山啦,別的小朋友全都走了——你怎麽還不來接我啊。
  噓,你不用急著回答,我知道你要去接別的小朋友。
  沒有接別的小朋友而是在工作?其實也差不多嘛…
  我沒有生氣…也沒有難過喔,我保證!
  我超~乖的,有按你說的原地不動、坐著等你哦。老師也誇了我聽話,還說我這麽乖你一定很快就來啦。
  我還背下了你的電話號碼哦~
  我沒在馬路旁的電話亭,我在老師辦公室。我知道馬路很危險,因為你經常這麽提醒我——そらるさん說的話我都會好好記在心裏的!
  …欸,沒、沒有…不是不是,是因為そらるさん突然這麽誇我我有點、有點被嚇到了…
  …我知道的,你還有很多、很多事要做,還有別的小朋友要接…說不定已經把我忘掉了呢。
  嗯嗯,我知道。
  我已經不是小孩子了!你不用費心思哄我啦!
  …但我還是希望,そらるさん接完別的小朋友后,能順路…
  欸?欸?!
  真的嗎!已經在路上了——這句是真的不是在騙我嗎!
  …そらるさん當然沒騙過我,我只是…我只是太高興了,才回下意識地質疑そらるさん。
  路上還給我帶了好吃的?
  嗚哇、超級感謝…最最最喜歡そらるさん了!
  嗯嗯,我知道我知道——作為回報,我會親親你哦。
  好,那你要快點到!
  …因為我實在太喜歡そらるさん、太想見到你嘛。
  
  
  
  
  
  
  
  END.
  
  
  
  
  soso在電話那頭笑得一臉寵溺。

【忘羨】狐狸精與道士的戀愛二三事〈9-12〉

*道士汪嘰x狐妖羨羨
*關於【道士】的定義和原文不同
*現代校園paro
*繁體注意
*ooc 小學生文筆
  
  
  
  
  
  
9.
  「長得…很俊?」江厭離蹙眉,「阿羨,你問這個幹什麼?」
  「他是個道士,昨天就是他打傷的我!」魏無羨眼珠一轉,信口開河。
  江厭離直直盯著他眼底深處,滿臉寫著不信:「你平時都隱藏了妖氣吧。風紀委員怎會出手打普通人呢?阿羨,你給我說實話。」
  「…」魏無羨舉高雙手作投降狀,賠笑道,「好吧好吧,什麽都瞞不過姐姐你。其實…」
  「我看那傢伙長得挺好看的,想逗逗他。」他心中思緒萬千,外面卻看不出來,只是耸了耸肩。
  江厭離噗嗤一聲笑了,兩隻手指捏在一起彈他額頭:「我看你是看上人家了吧!真是妖性難改。」
  
  
  
10.
  「好姐姐,你就告訴我那是誰嘛。」魏無羨瞧她這副模樣,猜到她定是知道那人身份了。
  江厭離撐著下巴:「…你說的可是一個長髮的少年?用的是白色髮帶。」
  魏無羨努力回憶。但他當時又痛又急,連對方的臉都沒看清,只剩些模糊的回憶——一雙淡漠的眸子,和他身上極其好聞的氣味。
  沒錯,他並不是對那人一見鍾情了。笑話,他魏無羨搭訕過的小姑娘,多得能從他摔下那地兒一直排到校門口——他會看上個硬梆梆的男人?只是那人身上的氣味,令他實在好奇罷了。
  雖然他不認得臉,但姐姐這麽猜肯定是有理由的。
  「應該是他沒錯了。」魏無羨答。
  
  
  
11.
  江厭離對於「自家弟弟看上了個男人」這件事並不反感。不,應該說,一般人都不會反感。只因這魏無羨是妖,並沒什麼傳宗接代的任務,所以人們對它們的同性之戀也看得很開。
  於是便道:「那位應該是叫藍忘機。你還真蒙對了,他的確是個道士。不過嘛…」
  魏無羨:「不過什麽?」
  「藍家人最重規矩,而他更是重規矩中的重規矩。我看,他估計不會理會你。」江厭離說到這,看了看表,「好啦!時間差不多,我得回去了。阿羨,你要加油哦。」
  「姐姐再見!」
  
  
  
12.
  送走江厭離,魏無羨便坐在自己座位上抱胸沉思起來。
  最終得出一個結論。
  「反正我只要弄清楚那股味道怎麽回事就行…又不是真要和那人做什麽!」他邊想,邊有條不紊地收拾著書包。剛剛喝了碗湯、又和姐姐聊了會天,已經浪費不少時間,食堂怕是要挤满人了——
  嗯?
  課室的門被禮貌地敲了兩下。
  魏無羨抬頭,向那邊望去。只見一個長髮帥哥一手抱著個本子一手敲門,眸子冷冷往裏一掃:「請問魏無羨在嗎?」
  剛剛還吵吵嚷嚷的課室登時鴉雀無聲。魏無羨認出那人正是自己嘴裏的男主角,忙舉手:「我是!我在!」
  藍忘機收回手,用一種讓人不太好受的目光看著他:「請跟我來一下吧。」
  
  
  
  
  
  TBC.
  
  
  
  
  雖然打了tbc.....如果喜歡的人不多、就這麽坑掉算了吧!!

【追凌】在小學門口,我遇到了金凌〈2〉

*第一次寫追凌!!!!
*所以會有很嚴重的ooc!!!
*現代校園paro
*年齡操作、繁體注意
*小學生文筆 慎入
  
  
  
  
  
  
  
  藍思追瞧他這副模樣,不由得有些洩氣,也跟著垂下頭。
  三人就著這奇怪的氣氛,踏入課室。
  女教師鬆開二人,走上講臺拍拍手:「大家先安靜一下——」定睛一看,只剩兩個連在一起的座位了,便彎腰小聲對藍思追說:「思追你看,和這位…金凌小朋友一起坐如何?」
  藍思追不回答,把目光投向一旁的金凌。
  金凌對著一群吵嚷的小同學發呆,藍忘機看向他他才回過神,搖搖頭說:「我沒意見。」
  女教師松了口氣——圍觀了校門那場鬧劇,她多少有些擔心這又是個不服管的小刺頭——忙指了指空位:「那你們快去坐吧,待會打上課鈴正式上課。」
  待兩人乖乖坐下,老師便快步走出課室,估計是回辦公室做上課的準備。
  周圍的小朋友們都在大聲吵鬧。藍思追扯了扯看著他們繼續發呆的金凌的衣袖,把人的注意拉回來:「那個…」
  他停了停,努力地找話題:「仙子…是很重要的寵物嗎?」
  金凌眼睛一瞪,凶巴巴地低聲吼:「什麼寵物!他可是我的朋友!從小陪著我長大,我倆感情可好了!」
  「是,是這樣啊…」藍思追被他瞪得有些尷尬,眼珠轉了轉又換了個話題,「對了——上課不能再戴著帽子了喔?」
  說著就幫金凌把鴨舌帽摘了下來。
  「餵!——」金凌伸手去抓帽子,也沒怎麼生氣。
  藍思追卻拿著腦子,對著不戴帽子的金凌愣了愣。剛剛因為有帽子擋著,再加上那個頗笨重的書包,還有抱著狗的滑稽姿勢,害得他現在才發現——金凌並不像別的男孩那般剪個平頭,而是留了撮小辮子。與他的脾氣相反,那辮子看上去柔順得很,靜靜地躺在衣領裏。
  不知為何藍思追的臉不自覺染上一層薄紅,愣愣地伸手摸了摸那撮辮子:「金凌,你…你真好看。」
  「…你別隨便伸手亂碰啊!」金凌掃開他的手。
  藍思追回過神,抽了抽嘴角剛想道歉,上課鈴響了。
  年輕的女班主任抱著一大沓書走進來。
  她把書放在第一排同學的課桌上,囑咐他們傳下去。然後轉身在黑板上寫一個大大的「羅」字,笑瞇瞇地說:「從今往後我就是各位的班主任啦!我姓羅,大家叫我羅老師就好~」
  「羅——老——師——好——」
  金凌掩著嘴悄悄打了個哈欠。
  「很無聊?」藍思追眼尖地發現了,小聲問。
  「嗯。」金凌點頭。
  「我也覺得。」藍思追撐著下巴。他剛剛突然想起,帶著只大狗、有個愛穿紫衣的舅舅、年紀和自己差不多大——正是魏無羨提過的讓自己「多關照」的人。
  雖然不知道這麽做的原因,但能順著他就順著他吧…?藍思追想。
  於是兩人沒怎麽聽課,金凌發呆藍思追看著他發呆,就這麽過了一節課。
  
  
  
  
  END.
  
  
  唔…沒寫大綱果然有點,寫不下去的感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