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曉薛】低逼格吸血鬼心裏苦,低逼格吸血鬼要抱抱〈1-2〉

*梗源...空間看到的...微博截圖(
*ooc得除了名字什麽都不像
*小學生文筆,慎入
  
  
  
  
  
  
  
1.
  薛洋最近很苦惱,非常苦惱。
  他喜歡上了一個人。
  諸位看官可能要說,喜歡就喜歡了唄誰還沒談過一場曲折的初戀怎麽滴!
  ……啊,如果你真沒談過戀愛,當我沒說。
  但跟你們(中的一些人)不同,薛洋的煩惱是,他喜歡的那個人——
  根本就不可能看上他啊!
  因為,他們倆不但跨越了性別,跨越了種族,跨越了地位,還跨越了…兩個檔次的逼格。
  打個不恰當的比喻,大概就是,一條野狗愛上了一個養尊處優的翩翩佳公子吧。
  為什麼?
  薛洋。家裏祖先是不知哪個大陸的妖精,在他們那邊有個名字叫吸血鬼。這是個脆弱得要死的種族,平時怕太陽、怕大蒜、怕銀器、怕十字架,沒血喝還會掛掉。一家子逃難來到這個國家,爹媽因為各種意外死在路途中,只剩他一個咬著牙勉強把自己養大。目前的身份,大約就是個乞丐吧。
  曉星塵——薛洋的暗戀(明戀)對象。鴻鵠成精,修煉了千年。吸天地之靈氣,日月之精華。吃東西?不需要!平時不怕風吹雨打不怕日曬雨淋,丟進火里沉進海裏都毫髮無損。能上天能…哦下地不行,總之就是除了生孩子無所不能。雖然父母不詳——畢竟他被生下來時還只是個蛋,但人家的師門夠有名啊。再加上曉星塵本人性格好長相好,化了人形后便有一堆雌性(年齡從八歲到八十歲不等)嗷嗷叫著要嫁給他,其中還混了幾個像薛洋那樣的小雄性。
  您說說,這樣的兩個人,是不是戀愛路比人家要曲折幾萬倍呀。
  換了別人可能就讓這暗戀爛在心裏了,但薛洋不同。
  他是個喜歡挑戰的男人。
  如果是那種輕易就能追到手的小姑娘,他還就不屑去追了。像曉星塵這種挑戰難度大的人,他便充滿了鬥志。
  薛洋的求愛之旅就這樣拉開了序幕。
  
  
  
  
2.
  前文忘了提。
  這位曉星塵,在人界的身份是個道士。平時呆在家裏看書練劍,時不時出門幫人斬妖除魔。也不要人家的報酬,畢竟他是個妖精不需要那點俗物。於是便落得一個好名聲,「只求付出不求回報」什麽的。
  他本人更是常常收到人家送來的禮物。因為怕道長又還回去,一般都是趁夜裏偷偷丟在他門口的。反正大家都知道這住了個好心腸的道長,也大多被他幫過,沒人會偷。
  這日清晨,曉星塵推開大門。
  咦了一聲。
  只見院裏坐著個少年。黑髪用紅繩草草綁了條馬尾,面上蹭了不少黑泥。只披了件破舊單衣,蹬一雙洗褪了色的靴子,抱了柄劍靠著門睡得瑟瑟發抖。門一開,他的身子便失了重心,整個人往屋裏倒去。
  曉星塵反應多快呀,忙屈身一抬手搭在那少年肩上撐著,他才幸免於與地面來個親密接觸的難。這麽一番折騰那人也醒了,迷迷糊糊睜開那雙黑色眸子,直直盯著彎腰的曉星塵的臉。
  曉星塵:「……」
  莫非這又是哪個家族送來的禮物?
  那少年似是才回過神,暈乎乎地一咧嘴,露出個人畜無害的笑:「道長你好!我叫薛洋,是個孤兒,來投靠您的。」說話間隱隱約約露出尖尖的虎牙。
  果然是誰家送來的。怕被還回去,才這麽說的吧?曉星塵瞭然,含笑點了點頭:「那你進來罷。」
  啊?
  這樣就成了?
  薛洋這下是真傻眼了。他為了這一天做了無數準備,什麼去泥坑里打滾啊偷普通人家穿舊不要的衣裳啊,還練習了数百次那句台詞,甚至大半夜的冒著雨偷偷翻牆進來,就為了營造這個楚楚可憐的形象。
  他還準備了一肚子說服曉星塵的話——居然都胎死腹中了?
  曉星塵走了幾步見沒人跟上,回頭一看那少年還愣在原地。他帶大過不少後輩,對這種乖巧型毫無抵抗能力。當即走過去牽起薛洋的手,勾起個和藹可親的笑容:「你叫薛洋,是吧…從今往後,你就做我的道童罷。」
  
  
  
  
  
  
  
  TBC.
  
  
  咕咕咕咕咕咕

评论(5)

热度(34)

  1. 暮云深拜星月慢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