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
腿肉是產給自己吃的
不知名吹淮選手


頭像 BY kcuf

【srmf】呼龍耕煙種瑤草

*龍將草種植在自己噴吐出的煙霧上
*是西歐,そらる草和まふまふ龍
*小學生文筆,非常嚴重的ooc,短,慎入
  
  
  
  
  
  
  「餵,」
  そらる抬了抬眼皮,示意自己聽到了。
  「為什麼故事裏的龍,最後都是被勇者殺掉?」
  白髮的少年蹲著,一手托腮,一手戳了戳沒擺整齊的金塊。
  他髪間突起兩個尖而小的角——雖小,一圈圈細密而別緻的螺紋卻清晰可見。
  世界上有各種各樣的角,而擁有這種花紋的,只能是龍角。
  そらる懶洋洋地偏了偏頭。
  「是不是因為他們力量太弱?」まふまふ歪著腦袋。
  「可能吧。」そらる聳了聳肩,「所以你為什麼會這麽想?」
  白髮的龍嘆了口氣:「我們的鄰居——那隻黑色的龍,昨天剛死在勇者的劍下。你不知道嗎?」
  そらる撇了撇嘴,這個動作讓他看上去對まふまふ的言論頗為不以為然:「你是不是忘了我根本走不動路,沒法獲得更多信息?——まふまふ?」
  まふまふ被嗆了一下,怔了怔才笑道:「對啊,そらるさん是植物呢。」
  「是你的植物。」そらる點點頭,強調。
  「啊,」まふまふ抓抓後腦勺,露出一個不好意思的笑,以及懷念的眼神,「當初只是想試試新學會的魔法,沒想到居然會成功…」
  そらる不知想到什麼,眉眼彎彎地笑了:「所以你打算怎麽做呢?可能被屠的,まふまふ龍先生?」
  問題不太妙,語氣卻平常得像是在問「明天下雨我們要不要去山洞裏躲躲」。
  まふまふ剛被帶跑的注意力一下子被拉回正軌,瞬間整個人垂頭喪氣的耷拉下來。そらる饒有趣味地看著他的小主人,覺得他不像龍,倒像只小寵物狗。
  まふまふ:「好不甘心啊。」
  「是挺不甘心的。」
  「…」
  「但是我會陪你一起消失喔。」
  「欸?!」まふまふ猛地抬起頭,眸子閃爍著驚疑不定的光。
  「因為我是まふまふ的啊。」そらる伸了個懶腰,「まふまふ消失了,我也會陪著你。」
  「そらるさん…這麽說好奇怪。」まふまふ皺著眉,「我不喜歡聽到そらるさん這樣的話。我不希望そらるさん消失…」
  「所以去做一隻特別的龍吧。」
  そらる回視他。
  「與其在這裏做無用的哀歎,不如早早開始練習能戰勝勇者的魔法。」
  他又露出了那種讓人安心的笑。
  「要加油喔。」
  
  
  
  
  
  
  END.
  
  
  
  和熒月月聊天提起的梗~雖說是古詩,但真的很適合西歐欸。
  很久沒寫他們了,ooc好嚴重啊…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