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薛曉薛】身為魔法少年的我和警官好上了

ooc.....真的真的非常ooc.
小學生文筆+人工雷(大概),小心眼睛被辣瞎.
現代paro...?
只有“不管是什麽只要頂著薛洋曉星塵的名字都吃得下去”的人才能往下哦.
廢話這麽多其實我已經做好被打的準備了((壯烈




“曉前輩......”白瞳的少女一張小臉稚氣未脫,平日裏總是笑著,此刻卻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指了指門外,“那家夥又來了.”
曉星塵自然知曉她口中的“那家夥”是誰.放下筆,他揉了揉眉心:“辛苦你了阿箐,有什麽事你先忙吧,我會親自過去的.”
阿箐喜笑顏開:“那真是多謝曉前輩啦!”說罷朝他鞠了個躬,便高高興興的轉身離去了.
曉星塵喝了口茶,只覺得頭大.
一口接一口,不知不覺已喝完一杯茶,他抬頭看看鐘,想著不能再拖下去了,才磨磨蹭蹭的拿上筆記本走出門.
離辦公室不遠的審訊室裏.
一個黑髮少年正無所事事的玩著手指.這少年長的頗為臉嫩,眉清目秀,黑白分明的眼睛滴溜溜的轉.單看臉誰都得誇聲帥,偏偏這人穿了身花裏胡哨的衣服,一下子顯得不倫不類起來.
他一臉不耐煩,幾次都張嘴想說些什麼卻又憋了回去.等了好一會,眼角瞥見拿著筆記本的曉星塵出現在門口,瞬間換上了張笑臉,變臉之快叫人不得不佩服.
他咧嘴笑了起來,露出兩顆小虎牙:“曉警官,好久不見啦.”
曉星塵冷冷道:“哪裏久,上星期才剛來過.”
“這不,為人民服務嘛.”少年也不惱,大大方方的往後一靠,腦袋枕著雙臂還翹起了二郎腿,“曉警官您是知道我的底細的.這年頭找工作不容易啊,不好好幹被領導罵,好好幹了人民還不領情.唉.”
說著還裝模作樣的搖了搖頭.
曉星塵無語:“薛洋啊,我知道你是魔法少年,幫助有需要的人是你的工作.但問題是有你這麽‘幫助’的嗎?”
頓了頓,他又道:“老奶奶想過馬路,你把人扛起來就跑了幾條街,老人家差點被嚇出病來;車上的孕婦希望別人能讓個座給她,你二話不說就隨手揪起個人丟出車,害得人摔一身傷......”
薛洋心不在焉的聽著,時不時哼哼兩聲.
曉星塵看著他這樣子就來氣:“這幾年我幾乎每個星期都會見到你出現,真想不通你是幫人還是害人,居然還沒被解僱.說吧,這次又犯了什麽事?”
薛洋這才把頭轉回來,眼睛閃閃發亮,直看得曉星塵心裏發慌,有種不好的預感.
薛洋一手撐著下巴,開口:“倒也不是什麼大事,就是一對小情侶吵架了,小姑娘哭著喊著說再也不想見到那男孩,我就把男孩丟到了去xx省的火車上......然後就被小姑娘扯到這了.”
曉星塵扶額.誰都知道xx省交通落後得很,往往一個星期才一趟到這的火車,還得坐好幾天.
他長嘆一口氣:“人家只是鬧鬧矛盾,指不定過幾小時就和好了,你怎麽自作主張把人家丟到火車上呢!”
薛洋聳聳肩:“我又沒談過戀愛,怎麼知道情侶間這些膩歪的東西.”
曉星塵覺得有些好笑:“就你這性格還會有人看得上?”視線緩緩從上移到下,“還穿得這麽......”
薛洋目不轉睛的盯著他開口:“是啊,沒人瞧得上我——唉,以後遇到情侶的事兒我就繼續這麽管嘍.”
曉星塵皺眉:“你這人怎麼這樣.”
薛洋:“除非你跟我在一起.”
曉星塵:“......啊???”
薛洋攤手:“沒辦法,誰叫我只遇見你這麽個不嫌棄我、還肯指導我工作的人呢?我現在工作上遇到了難題,得親身體驗一下情侶間的感受——曉警官,你要是不答應,我就繼續這麽下去了.”
曉星塵:“......”
曉星塵:“你故意的吧??”

END.

一個有病的梗,請不要打我.....算了,打就打吧,別打臉就成(.)
說起來快開學了我作業碰都沒碰過.((看破紅塵狀

评论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