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soramafu】夕陽下〈下〉

夕陽下【下】

ooc.是妄想勿代三.
怪談梗.以前用來和專luz對過luzkain的戲,因為太喜歡現在又用來寫soramafu.
標題看著小清新其實是騙人的.


站定.轉身.
果不其然,後面的まふまふ也跟著停下了腳步.他歪了歪頭不說話,似乎不明白そらる為什麼突然停了下來.
そらる瞇起眼睛:“我說,適可而止吧.你是跟蹤狂嗎?”
“不是哦.”出乎意料的,まふまふ很坦然的開了口,一點都不像個社交障礙人士,“我只是在保護そらるさん——所有人都在為自己的安全擔心,只有そらるさん一點都不在乎.這是很危險的喔.”
頓了頓,他補充道:“雖然在乎的話就不是そらるさん了.”
原來不但是個跟蹤狂,還是自己的狂熱粉絲.そらる暗暗給まふまふ貼上了這樣的標籤.
說實話狂熱粉絲そらる不是沒見過,什麼連續好幾個月往他的鞋櫃裏塞情書啊,什麼威脅他不接受求愛就自殺啊之類的.但打著“保護そらるさん”的名號的跟蹤狂,他還是第一次見.
他抿了抿唇:“我不需要你的保護.”
まふまふ搖了搖頭:“そらるさん對於怪談傳言之類的肯定不瞭解吧.”
“這跟怪談有什麽關系?”
“這個解釋起來太麻煩了......”まふまふ遲疑了一下,“沒關係,そらるさん不感興趣的東西我去瞭解就行了.”
そらる徹底被打敗了.他索性不再去管まふまふ,轉身繼續走他的路:“那你隨意.”

放學的鈴聲迴盪在操場中.
同學們陸陸續續都離開了課室,只有そらる因為值日留了下來.まふまふ自然也沒有提早離開,繼續著他在そらる看來有些可笑的所謂“保護”.
“雖然我很想讓そらるさん早點走...但そらるさん肯定不會同意的,肯定要做完值日才走.”まふまふ歪了歪腦袋,“そらるさん意外的是個負責任的好人呢.”
そらる不理他,繼續擦著窗戶.於是まふまふ也不再說話,沉默的看著他忙碌的背影.
做完值日后,兩人一同離開學校.
太陽散發著傍晚特有的橘色光芒,在地平線上搖搖欲墜.電線上停著幾隻黑色大鳥,時不時張嘴吐出刺耳的叫聲.平時熱鬧的街道不知為何今日特別安靜,店鋪都早早關了門.
そらる在前面快步走著,まふまふ跟在後面有些吃力的追著.
一路無言,只能聽見まふまふ的喘氣聲.
突然,走在前面的そらる停下了腳步.
有人擋住了他的路.

來人是個一看就知道不對勁的傢伙.他穿著件cos服一般的紅色斗篷,還帶了個白色的鬼怪面具.紅色斗篷的邊角處還有些暗紅色的痕跡,散發著“危險”的氣息.對方就這麽靜靜的站著,影子在身後拉成巨人的形狀.
そらる心中敲響了警鐘——老實說他又不是傻子,一看就知道這人估計就是害死他同學的兇手.沒想到只是偶爾晚歸的自己竟然也遇到了他.向來沉穩的他也慌了起来.
面具怪人開口了:“喜歡紅色、白色還是藍色?”
聲音像年久失修的機器,難聽得讓人想捂住耳朵.
そらる卻像被這聲音迷惑了似的,眸子也變得無神,緩緩開口:“我喜歡......”
“快停下!!”身後的まふまふ突然吼了一聲.
そらる猛地回過神來,扭頭看見まふまふ焦急的跑到他身邊.白髮的少年像護食的小動物般,側著身子擋在他身前:“我們什麽都不喜歡!!”
說著,他還把一直背在身後的書包快速拉到身前,拉開拉鍊翻找什么.そらる注意到,まふまふ雖然表面看上去挺鎮定的,其實手一直在抖.他不經意間瞥見まふまふ的背包裏裝了不少奇奇怪怪的東西,什麼水晶啊大蒜啊甚至還有佛像.學生的書包裏裝著這些東西,本來是一件蠻好笑的事,但現在這種氣氛裏誰都笑不出来.
是闢邪的東西?這麽說難道....
そらる震驚的抬起頭,然而剛剛還站在他們前方的面具怪人已經消失了.他怔了一會,才拍了拍身邊的まふまふ:“沒事了.”
白髮少年緊繃的身體一下子放鬆下來,一個腿軟差點跌坐於地.兩人相對無言,沉默了好一會,まふまふ才勉強笑了笑:“本來以為做好心理準備后面對Aさん多少能不那麽害怕的......”
啊,所以說這孩子明知道晚歸可能遇到那個被稱為“A”的殺人狂魔,卻還是留下來陪自己一起走嗎.そらる想到這,勾起嘴角揉了揉他的頭髮:“沒關係,謝謝你....如果不是你叫了我一聲,說不定我也會被殺掉呢.”
まふまふ搖了搖頭,卻不再說話.二人便在這種劫後餘生的幸福感中,沐浴在夕陽下重新踏上了回家的路.只有電線上的烏鴉依舊一聲一聲的叫著,提醒著二人剛剛一切並非幻想.
「喜歡紅色、白色還是藍色?」

END.

對不起我爛尾了....啊啊啊啊果然還是小學生作文一樣的感覺(抓狂
想來想去都不覺得兩個高中生能把殺人狂魔怎麽樣,所以寫了這樣的結尾.實際上A桑是人不是妖怪,紅白藍也不是靈現象.
希望喜歡哦♡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