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薛曉薛】生病之後?

小段子...小段子zzZ
現代paro.
人物非常ooc,而且是小學生文筆.只有“不管是什麽只要頂著薛洋曉星塵的名字都吃得下去”的人才能往下哦.
說實話這種老夫老妻,不對應該是老夫老夫.老夫老夫的相處模式摸起來真的超順手....


薛洋感冒了.
在第九次打電話過去讓薛洋趕緊去醫院看病被拒後,曉星塵終於忍無可忍的親自殺到了薛洋家.於是第十次他終於成功把薛洋弄到了醫院.
看完病,曉星塵拿著病歷去抓藥.一回頭便發現薛洋滿臉不高興,臉黑得跟鍋底似的,那眉頭皺得都能夾死蒼蠅了.
曉星塵深覺自己養了個巨嬰:“這是怎麽了?生病不就該來醫院嗎——你這感冒要是再嚴重下去治起來可就麻煩了.”
薛洋扭頭:“你明知道我最最討厭苦味了,還帶我來看中醫.”
曉星塵:“就算是西醫,藥也是苦的....大不了我給你買糖就是.”
薛洋頭扭回來了,兩隻眼睛閃閃發亮:“那說好了,星塵你要天天給我買糖吃.”
“好,好.”曉星塵點著頭應了.
薛洋得寸進尺:“還要每次都來我家.”
“行.”
“親自餵我.”雙手緊緊抱住曉星塵的手臂.
曉星塵皺眉:“你怎麼那麽多要求?我也有自己的工作,也要...”
薛洋撇嘴:“要什麽工作,我不缺錢,我養你不就好了.”
曉星塵:“......”
夭壽啦自己竟然被個小孩撩了.他默默捂住心臟,有種前浪死在沙灘上的感覺.雖然自己也不知道這感覺從何而來.
他揉了揉身邊人的頭髮,嘴角掛上了抹自己也未察覺到的微笑:“好,都聽你的.”
薛洋十分熟練的蹭了蹭曉星塵的掌心:“再說,有星塵在,再苦的藥都變甜了——哪還要什麼糖.”
......
曉星塵又一次捂住心臟.
這傢伙真是太會說情話了.他有些臉紅的想著,心底泛起一陣甜味兒,就像吃了糖一般.

END.

评论(2)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