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薛曉薛】我被诅咒了

又是一個小小小小小段子.
還是ooc到親媽認不出.小學生文筆.
還是現代paro因為我只會寫現代(.
私設多如山.
....只有“不管是什麽只要頂著薛洋曉星塵的名字都吃得下去”的人才能往下哦.




“阿嚏-”
薛洋揉了揉鼻子,摸過一邊的紙巾盒抽出張紙,揉了揉鼻子.
坐在一旁的白瞳小姑娘瞥他一眼:“說不定是有人在詛咒你哦.活-該.”
薛洋撇了撇嘴不以為然:“也就你會信那些東西了吧?我說啊,....”
話還沒說完,玄關便傳來了鑰匙開鎖的聲音.阿箐跳下沙發,噠噠噠跑去看,不一會兒便聽見她高興的聲音:“叔叔!你今天回來得這麽早啊!!”
曉星塵脫了鞋,隨手把外套放在一旁,揉了揉阿箐的小腦袋:“這是阿洋今年第一次來我們家吧?當然得早點回來了.”說著抬頭對薛洋露出個微笑.
薛洋真是愛極了曉星塵的微笑.溫潤而不張揚,像是溫泉般,原本再怎麽浮躁的心情看到這微笑都會平靜下來.他放下手機,走過去幫著把曉星塵提著的包放好.
他倚著櫃子看曉星塵洗手,突然開口:“星塵啊,我被詛咒了.”
曉星塵一臉疑惑的皺眉.
“我剛剛打噴嚏,”薛洋一本正經的指了指自己鼻子,“阿箐說我這是被詛咒了.你知道的,那丫頭平時最喜歡看那些奇奇怪怪的書,說的話可信度應該挺高的.”
阿箐:“餵!你剛剛不是...”
曉星塵一臉擔憂的打斷了阿箐的話:“那...沒事吧?”
薛洋貌似很苦惱的歪了歪脑袋:“哎,最近不順心的事的確是多啊....”
說到這他又飛速瞥一眼曉星塵:“星塵,他們都說你是有福氣的人,說不定你親親我這詛咒就破解了哦.”

END

阿箐:操,狗糧噎死老娘了(.)

评论(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