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soramafu】關於蟑螂

趕緊寫個糖自我安慰一下.....你們一定要好好的呀((哭
ooc.小學生文筆慎入.
純妄想請勿代三.



“啪.”
快、狠、准.
そらる面無表情的手中的報紙一卷,確定地上沒留下什麼奇怪的髒東西后才站起身,走向廚房的垃圾桶.途徑某個縮在沙發上不停顫抖的不明物體,不忍直視般伸出只手指戳了戳:“蟑螂已經被打死了.你可以睜眼了,笨蛋まふ.”
白髮的少年依舊不敢抬頭,屈著膝又往沙發里挪了挪:“才不是笨蛋!!そらるさん好過分!!...真的已經死了嗎?”
“是真的.”そらる突然起了惡作劇的心思,把卷著的報紙朝對方遞過去,“要不你自己看看?”
“哇啊啊啊啊不要過來不要過來!!!”まふまふ像只被踩到尾巴的貓般尖叫著,忙不迭跳下沙發往臥室逃去,像是再晚一秒就要死了一樣.
そらる頂著一張“我就知道會這樣”的臉撇撇嘴,慢悠悠收回報紙,踱步至垃圾桶把“萬惡之源”處理掉,又慢悠悠的走進臥室.
意料之中,那家夥裹著被子換了個姿勢繼續抖抖抖.
“真的有這麽可怕嗎-蟑螂?”そらる有點不理解對方的心理.
まふまふ猛地抬起頭,眼圈紅紅的似乎不小心嚇出了眼淚:“そらるさん是不會明白的!!那種源自內心最深處的恐懼...嗚啊啊啊啊光是嘴上說說就已經覺得超可怕了!!是惡魔-那個東西、絕對是惡魔!!是上天派來對付大魔法師的惡魔!!”
....結果說到後面又開始胡言亂語了.一開始還覺得自己有點過分而感到內疚的そらる擦擦額上並不存在的冷汗,推開胡亂堆在一起的被子,坐在まふまふ身邊:“是,是.那麽魔法師大人,什麼時候才能把這個習慣改掉呢?”
他頓了頓,揉揉身邊人的腦袋:“畢竟我可不是一直陪在你身邊的呀.”
まふまふ早已停止了顫抖,任他把自己的頭髮揉的亂七八糟,皺著眉露出了苦惱的神情,食指點了點自己的下巴:“改不掉怎麽辦啊そらるさん!”
想了想又歪著腦袋小聲補充:“要是蟑螂也冬眠就好了...”
“哈?你果然是笨蛋吧.”
“不!!是!!そらるさん太過分了!!”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