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薛曉薛】新年

一個小小小小小段子.
現代paro?
ooc得親媽都認不出.小學生文筆.
只有“不管是什麼只要頂著薛洋曉星塵的名字都吃得下去”的人才能往下哦.


電視上的明星們還在唱着歌,主持人說著每年都差不多的賀詞.薛洋無聊的擺弄著手機,突然想起什麼似的抬頭瞥了眼牆上掛著的鈡.
“我出去一趟.”他站直身子打了個哈欠,扭了扭脖子,對身邊坐著的金光瑶說道.
“這都快零點了還出去.”金光瑤頭也不回,“早去早回.”
“知道知道.”
推開門,一股冷風夾雜著雪花撲面而來.薛洋打了個哆嗦,邊後悔著為什麼不穿多件衣服再出來,邊慢慢走到院子中.
低頭解鎖手機,通訊錄亮起,拇指飛快劃過屏幕,最後停在一個熟悉的號碼上.
頭像是一個正淺笑著的男子.
薛洋咬了咬唇,像是下了什麼重大決定般戳下了那個號碼.抬臂把手機覆在右耳上,明明是輕快的電話鈴卻無法驅散心中的緊張感.
“餵?”倒是很快就接通了.
他有些措手不及,脫口而出:“星塵,是我.”
那邊沉默了一會.
薛洋隱隱約約聽見個年輕小女孩兒的聲音在那邊高聲叫著什麼,似乎是“叔叔你又跟那個壞傢伙打電話”之類的.
他明知道對方看不見但還是撇了撇嘴:“阿箐這丫頭真能鬧.吵死了.”
那邊傳來聲輕笑,然後是腳步聲.沒一會兒周圍便安靜了許多,似乎是聽了他的話去了個無人的地方.
薛洋忍不住勾起了嘴角.
“我-”
“你-”
兩人同時開口.
尷尬極了.薛洋暗罵一聲,說:“星塵你想說什麽?”
“...沒什麽,就想問問你這幾天過得怎麽樣.”溫和的男音從紧贴着耳廓的手機中傳出,讓人有種對方正和自己說悄悄話的錯覺.
“挺好的,挺好的.”薛洋心裏一顫,漫不經心的答,心裏默數著時間,等到“零”的時候,耳邊突然傳來巨大的爆裂聲.抬頭,各色煙花綻放在夜空中,映得這黑夜仿若白天.
“真好啊...”那邊曉星塵似乎知道這邊發生了什麼,感嘆了一句.
“那什麼,新年快樂.”薛洋仰望著夜空,想象電話那邊的人和自己看著同一副景色,心中一暖.
“新年快樂.”

评论(6)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