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
腿肉是產給自己吃的
不知名吹淮選手


頭像 BY kcuf

【破雲/岩漿】晚歸

*ooc ooc 非常ooc
*老夫老妻模式on!f^^*)
*小學生文筆 非常不好吃 慎入
  
  
  
  「啪!」
  嚴峫一腳踩上個盛滿了雨水的坑。
  瞬間泥水飛濺。
  市局有些事要處理,等一切辦妥后天已經徹底暗了。他車前幾天剛送去修,想著跑回家就當鍛鍊身體,結果半路突然下起了大雨。
  沒帶傘,想著去便利店買把,一摸口袋,錢包落抽屜裏了。只好自認倒黴,就這麽狼狽地一路跑回家。
  他脫了外套撐在頭頂,顧不上褲腿因為剛那一腳沾上的泥點子,以百米衝刺的速度撲進了建築物裏。
  進來前還抽空往上瞄了眼。
  房間的窗戶亮著燈,江停還沒睡。
  
  .
  
  門被推開的一剎,江停回過了頭。
  大抵是有點冷,他窩在沙發上,捧著杯熱茶,正小口小口嚥著。嚴峫抖了抖已經淋得看不出原樣的外套,順手放在一邊:「你在等我?」
  江停穿了件白睡衣,襯得他骨架更是小了幾分,看上去十分羸弱,似乎一碰就碎——雖然嚴峫知道,不是這樣的。
  因為視線角度,他吊著眼角向上看,目光硬是給人一種楚楚可憐的錯覺。
  見是嚴峫回來了,他放下茶缸,起身:「我做了點宵夜,你先去洗澡。」
  嚴峫應了聲“好”,瞥了一眼隱約辨認出江停泡的正是那塊老同興茶餅。
  
  .
  
  嚴峫洗得很快,沒一會兒就用毛巾擦著還在滴水的碎髮,推開浴室門出來了。
  江停似乎趁著他洗澡,熱了熱已經有些涼的宵夜,現在正躬著腰擺弄微波爐。
  嚴峫看著他被睡衣勾勒出的美好腰線,以及黑髮遮掩下的一截白皙後頸,悄悄咽了口唾沫。當下就把毛巾隨手掛一旁,躡手躡腳挪了過去。
  距離逐漸減少,還差一點就碰上了——
  江停:「別鬧。」
  邊說邊輕輕巧巧往後一抬臂擋下嚴峫,熟練得像是背後長了眼。
  嚴峫被發現了倒也不氣,乾脆大大方方走過去,一把攬住江停,也學著他彎腰望向微波爐:「讓我看看,什麼夜宵——」
  「水餃而已,」江停把碟子拿出來,合上微波爐。大概是碟子溫度有些高,便又對著自己被燙紅的指尖吹了吹。
  「水餃啊,好吃。」邊說邊伸手。
  見嚴峫去抓他的手,江停眼疾手快避開了。嚴峫沒得手,百無聊賴的抬頭。剛好瞅見江停後頸那處剛長出些新的小碎髮,毛絨絨的,和江停渾身上下的清冷氣質很是不符,卻又頗為可愛。
  他便情不自禁把下巴湊過去,蹭了蹭那兒。
  江停癢得縮脖子,眼睛瞇起來,嘴角都帶上一絲懶洋洋的笑。
  「別鬧,」他又說了一遍,這次聲音卻帶了絲笑意。
  「親親。」嚴峫蹭了好幾下,一路往下,繞到江停鎖骨處那,狠狠種了幾個草莓。
  江停那兒特別敏感,整個身子都軟了,一陣酥酥麻麻的快感從尾椎骨升起,站都站不直。
  只剩下喘氣兒的力,更別說拒絕了。
  嚴峫邊親,邊上下其手,連抱帶拽把人往臥室引。江停被吻得三魂沒了七魄,暈暈乎乎的也就由他去了。
  
  .
  
  
  至於夜宵麽,自然是忘記吃了。
  
  
  
  
  
  
  
  END
  
  
  
  淮淮的糖也太好吃了TT
  寫不出他們萬分之一好

评论(6)

热度(2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