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
腿肉是產給自己吃的
不知名吹淮選手


頭像 BY kcuf

【與花】花車遊行與吻

*與花+無=一家三口(???)
*私設堆如山(說白了就是ooc啊!
*小學生文筆注意 繁體注意 慎入
  
  
  
  
  人,人,人。
  小丑踩著腳踏車擦肩而過,頭上懸掛的五色燈散發著柔和的光芒。
  遊行的人群歡頌著不知名的歌曲,每個人臉上都洋溢著笑容。
  站在左邊的金髮青年,曲肘枕於腦後,嘴角微翹,走得搖搖晃晃的,瞇著眼跟隨人群哼唱。右邊比自己矮了個頭的白髮少年,左顧右盼一副驚奇而興奮的模樣,手卻緊緊扯著同伴的衣袖,力度之大令白皙的指節勒出一道紅痕。
  黑髮的少年嘆了口氣。
  「花礫君~怎麽了?」與儀歪過頭笑瞇瞇的問他,尾調一如既往的上揚,看似輕佻實則溫柔。
  「在煩惱什麼嗎?」無擔憂地仰頭,情不自禁抱緊花礫的手臂。
  「…不。」手臂傳來的壓力,使花礫無奈的皺了皺眉。
  「吶花礫君,」肩膀上傳來溫暖的觸感。花礫抬頭,那個輕浮的金髮男子正把手搭在他肩上,下垂眼裏盛滿關心,「還在煩惱燕的事?」
  「…」
  花礫稍微有些不自在的避開那雙熾熱的眸子,扭頭看向街上的遊行。那個坐在馬車上的藍髮女孩正揮舞手杖擺出令人眼花繚亂的造型,而底下小小的觀眾們則配合的發出一陣又一陣的歡呼。
  心的角落似乎被什麼觸動了一下。
  「唔,」頭上癢癢的,是與儀在替他梳理被風吹亂的頭髮。「花礫君真的很可愛呢。」
  「啊?」
  與儀偏了偏頭,狡猾的轉移話題。
  「燕很好哦,剛剛我還和她見了一面,花礫君不用擔心。知道花礫君還在想關於她的事後,還拜託我像你道謝呢。」
  「道…謝…?」花礫疑惑。
  「花礫君一直在幫他們吧。」與儀垂下頭,掌心合起裹著花礫的手,緊緊握住。「雖然口頭上不經常提,但其實心裏一直把他們放在重要的位置。」
  「花礫君,你真的是很溫柔的人呢。」
  「什…!」
  比自己略高的溫度從手上傳來。似乎有煙花在心中綻放,花礫只覺得自己的臉頰估計紅透了——幸好今晚的燈光足夠炫麗。條件反射的想把手抽回來,對方卻意外的堅定。
  「與儀!放——」
  「花礫君。」
  那張帥氣的臉猛地放大。
  唇碰到另一個溫熱而柔軟的物體。
  啾。
  「我愛你。」
  
  
  
  
  
  END.
  
  
  
  
  
  不會哄人。
  殘念。

评论(2)

热度(3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