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忘羨】夏日祭與煙花與你

*和風背景雷者勿入
*《百鬼夜行趣聞》的後續(?),不會弄鏈接請戳空間ojz
*繁體注意
*小學生文筆
*嚴重ooc 慎入
  
  
  
  
  
  
  
  煙花在頭頂綻放,五色花火照亮夜空。
  廟會上人潮擁擠,各種建築物上擠滿了燈籠。有不少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姑娘巧笑倩兮著三五成群地經過,輕搖團扇,香風陣陣。
  魏無羨早已收了他那狐耳狐尾,只餘下那隻面具,換了根繩子鬆鬆垮垮地繫在脖子上。他一手拿著根蘋果糖,時不時伸出舌頭舔兩下。不得不說不愧是狐妖,連吃糖的動作都頗為誘惑人。
  他穿了件黑紅色浴衣,胸膛大片大片露出,做彎腰側身等動作更是隱隱露出白皙皮膚上兩點紅色,令人側目。腰上掛了不少小玩意兒,走起路来叮叮噹噹的。另一邊的藍忘機,卻正正經經地穿了套白色和服,裹了一件又一件,看著跟馬上要去過冬似的。腰上則空無一物,當然,除了錢袋。魏無羨覺得,他那一臉苦大仇深,不像是過節,倒像是來尋仇的。
  魏無羨盯了他半天,終於忍不住開口:「含光君,可是你拉著我來的,怎麼如今像個悶葫蘆似的連句話都不說?」
  藍忘機表情不變,倒是沒有無視他:「人越是多,妖怪越是容易混進來。」
  頓了頓,又補充:「拉你同來,是希望你能幫忙。」
  魏無羨嘿然:「含光君,不是我不幫你。你道我們是傻子麽,人多不是意味著如你一般的能人異士也多麽!幹什麼還來湊這個熱鬧!」
  藍忘機愣了愣,沉吟一會低下頭:「你說的好像也有幾分道理…」
  魏無羨一揮手:「既是節日,不如來好好享受享受——」
  也不顧人什麼反應,三兩下嚼碎那蘋果糖嚥下,然後硬扯著藍忘機大步往左前方一個擠滿了人的小鋪子走去:「走,我們去撈金魚!」
  藍忘機從小在家中守規矩地長大,別說參加這種「玩物喪志」的節日慶典了,連疾行都未曾嘗試過。被魏無羨這麽一扯,踉蹌了幾步,差點摔了。
  魏無羨擠进人群,扯着人蹲在金魚池前,一臉興奮,恨不得伸出尾巴左右擺擺。他問老闆討了個金魚網,在池中毫無章法地亂追著那些紅尾小金魚撈亂。
  藍忘機在一旁看他撈了半天連根草都沒撈著,卻還興致勃勃,不禁心裏想這隻小狐狸真是有趣。
  圍在二人身邊的幾個女孩子看魏無羨一無所獲,笑著起鬨。魏無羨回頭,仍是一張笑臉:「各位姐姐莫要看不起我,我撈不起來沒關係,我讓這位俊俏的小哥撈!」
  藍忘機正盯著金魚出神,手裏忽然被塞了個漁網。抬頭一看,女孩子們邊笑邊掩著嘴看他,還有魏無羨看著他的那雙熠熠发光的眼睛。
  鬼使神差的,他應了聲:「好。」說罷,捻了捻手中的硬棍,瞅準一條吐泡泡的小金魚,一網下去便撈到了。
  老闆吆喝著拿了個透明袋子把魚裝起,連聲誇他下手快。他手足無措的拎著那條擺尾巴的小魚,被一群女孩子圍著,第一次不是因為除妖而受普通人的誇獎,心底惶惶。
  突然,臉上多了樣冰涼的觸感。
  他猛的抬眸。只見魏無羨不知何時湊上來,悄悄在他臉頰上印了個吻。
  圍觀的人邊鼓掌邊大聲起鬨。
  煙花與仙女棒的嘈雜聲音漲滿他的整個腦海,他只覺得,可能這輩子都忘不了魏無羨那雙滿含笑意的黑色眸子了。
  今夜,景色真美啊。
  
  
  
  
  
  
  END.
  
  
  
  聽著《林檎花火とソーダの海》寫的,讚美小老闆。

评论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