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忘羨】百鬼夜行趣聞

*設定偏日式雷者勿入
*其實也不是很瞭解這些....如有明顯錯誤請多多包涵
*繁體注意
*小學生文筆
*嚴重ooc 慎入
  
  
  
  
  
  
  是夜。
  燭光曳曳,時而明亮時而微弱。青年跪坐於臺前,閤目似是一尊無生命的雕像。盈盈燭光照耀下,紙拉門上似乎有黑色人影舞動。形態扭曲,像是在無聲地掙扎著什麼。如此可怖的情景,和室中的青年卻置若罔聞。那人影愈舞愈快,彷彿要從拉門中掙脫而出——
  吱啦一聲,不知是何聲響。一陣陰涼的風不知從何撲面而來,燭光閃爍兩下終於還是抵擋不住,噗一聲便滅了。
  室內頓時陷入黑暗。
  那青年才睜開眼,隨手摸了把桌面的扇子,站起身子。明明四周乌黑一片,他卻絲毫不受影響。兩指從袖中捏了張符,唸了條咒,那符便騰地燃起火來。那火是藍色的,像是沒有溫度般靜靜燃燒。他淺色的眸子一絲溫度也無,一手持火符一手拎扇,沒有一點猶豫便出了門。因踩壓而尖叫呻吟的木板,隱隱掩蓋了他如本人般清冷的嗓音。
  「今夜可真熱鬧啊。」
  空無一人的街道,逐漸有瑩瑩綠光閃現。只有一只腳的山精蹦蹦跳跳,時不時怪叫一聲;滿臉皺紋的阴摩罗兩手合十念念叨叨,唇齒張合間隱約有藍色火焰噴出;撐著傘的美貌雨女微微蹙眉,彷彿在思念著誰。還有不少叫不出名字的小鬼小獸,提著叼著燈籠緩緩行走在隊伍兩邊。
  一旁的小童瞥見他,忙三兩步跑到他身邊,輕聲道:「含光君,你怎的出來啦!」
  「出來看看。」藍忘機應道。忽然一皺眉,目光投向隊伍末端。
  那是個戴狐狸面具的「人」——如果忽略掉他身後九尾的話。那白面金毛的狐狸走得搖搖晃晃的,一手還提了個酒葫蘆,口中大聲唱道(①):
  「數八聲,思啊思。且下、且下,拍子間、拍子間。骰子落定——」
  「像個瘋子。」那小童看著這滑稽場面,忍不住噗地笑出聲。
  「數七聲,思啊思。且稱、且量,拍子間、拍子間。沉溺愛河——」
  小童驚呼一聲,藍忘機飛身而出。
  那狐狸老神在在,一揚葫蘆朗聲笑道:「你也要來點?天子笑,可好喝得很!」
  藍忘機不語,只是一手滅了火符,另一手一扇過去,呼呼風起。狐狸輕巧地翻身躍過那道勁風,笑得更歡:「這不是大名鼎鼎的含光君麽!可是因為昨日那事來找我麻煩?」
  藍忘機道:「是我。」手下不停。
  狐狸:「唉!做人難,做妖也不易!不過是害了個草菅人命的破官,何苦揪著我不放!」
  藍忘機:「害人本就不對。」
  狐狸故作吃驚:「我沒想到含光君竟是如此一個正人君子!」
  藍忘機冷哼:「我亦沒想到,堂堂玉藻前竟是只公狐狸。」
  兩人不管是嘴上還是手腳上都打得不可開交,一邊的小童卻驚得捂住了嘴。
  玉藻前!這個看上去不修邊幅的傢伙…竟是傳說中以魅惑為生的九尾狐妖玉藻前!
  那邊,藍忘機見狐狸動作頓了頓,飛快欺身上前,一扇過去又是一陣風送到。狐狸躲避不及,只能微微仰頭,那風便次拉一聲劃開連接面具的繩子。
  那狐狸見面具脫落,也就大大方方地抬頭任他們看。出乎兩人意料,這位的臉並非有多妖豔多像女子,只是一張眉清目秀的少年容顏。眼瞳清澈眼尾上挑,眼角還帶了撇紅,硬生生透出一股狐妖特有的嫵媚。
  他索性停手,輕飄飄跳出戰局,屈身一禮:「是我輸啦!含光君,我——」
  「我魏無羨,便由得你處置吧。」他笑彎了一對狐狸眼,九條尾巴在他身後搖動,「便是今夜…也可以吶。嗯?」
  
  
  
  
  
  
  
  
  突兀的 END .
  
  
  
  ①:魏無羨唱的所有歌詞出自《 悪鬼あざみうた 》中文翻譯,b站av號av453035。(偷偷安利my遊

评论(2)

热度(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