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忘羨】身為非洲人,有個歐洲男友是什麽感受?

當然是又愛又恨啊。
  
  
  
*我流忘羨 嚴重ooc
*小學生文筆 慎入
*非洲人已怒卸夢間集
  
  
  
  
  
  
  魏無羨盯著手機屏幕。
  魏無羨緊張地屏住呼吸。
  魏無羨眼中閃過詭異的光。
  3、
  2、
  1。
  白色充滿了屏幕——
  ……
  ………。
  魏無羨頹然趴在桌上。
  「為什麼又是越女劍!!!!!——」
  聲音之悽慘,聞者傷心聽者落淚。
  
  
  
  藍忘機覺得最近魏無羨很不對勁。
  魏無羨向來沉迷手機遊戲,他是知道的。他也不愛管著他,畢竟都是成年人了。只是…為什麼最近,他覺得魏無羨整個人越來越…有氣無力?甚至飯都不怎麽吃得下去了。
  這樣下去可不行,他默默地想。
  在魏無羨又一次趴在桌上無聲哀嚎時,藍忘機拉了拉他袖子。
  「你…怎麽了?」
  魏無羨抬頭,眼中陰沉沉的嚇了他一跳。只見他撐起半個身子,轉過手機屏幕示意他看上面的青衣執劍少女。然後伸出另一只手,豎起三根手指。
  正在藍忘機迷惑不解時,他沉痛無比地開口了:「…今天第三把!第三把越女劍!」
  「?」藍忘機不玩遊戲,歪了歪頭以示不解。
  魏無羨卻像是突然找到了什麼動力似的,臉上表情都變得生動起來。他猛地坐起,猛一拍手機:「藍湛我跟你說,我真是從來沒這麽非過!!三花就三花罷,好歹給我幾把不同的三花啊!今早我就賭了三次,三次全是越女劍!你說這氣人不氣人!」
  咬牙切齒的,像是受了多大的委屈——也的確是受了很大的委屈。
  藍湛突然覺得他這副模樣有點可愛,伸手揉揉戀人翹起的頭髮,又不動聲色地收回。清了清嗓子,避開戀人打趣的目光,道:「要不,我來幫你?」
  魏無羨瞥了他一眼,猶豫了兩秒:「這遊戲可不好出五花啊,你…」
  藍忘機伸手拿過他的手機,他也松了手任由他拿走,繼續道:「要是比我還非…」
  只是他這句話到底沒說完。藍忘機指著底下的金葉子,問:「按這個?」
  「對。」魏無羨點點頭,心想定是又一把越女劍。
  藍忘機看他一眼,指尖輕觸屏幕。
  白色又一次充滿屏幕。
  ……
  ………。
  「為什麼!!」魏無羨跳起,抓著頭髮一副崩潰的模樣,「為什麼你抽到的是紫薇軟劍!!」
  藍忘機笑笑,把手機還給他。
  魏無羨又暼他一眼,這次的眼神充滿羨慕嫉妒:「我都沒發現你居然是個歐洲人…唉,要不以後都讓二哥哥你幫我抽罷?」
  「好。」藍忘機一口應下,光明正大地揉了揉戀人的頭髮。
  「…要不現在就出去買張彩票吧!!」
  「……」
  「別用那種眼神看我嘛,我開玩笑的。唉,和你在一起真好啊——我說這句可不是因為你歐,真心的!」
  「嗯。」
  
  
  
  
  
  
  END.
  
  
  紫薇軟劍,不存在的。

评论(23)

热度(1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