拜星月慢

頭像來自友人@殴犬

一隻會咕咕叫的搞笑博主。
掉的坑很多,熱衷於點小蓝手,帶來困擾還請多多包涵。

【忘羨】狐狸精與道士的戀愛二三事〈5-8〉

*道士汪嘰x狐妖羨羨
*關於【道士】的定義和原文不同
*現代校園paro
*繁體注意
*ooc 小學生文筆
  
  
  
  
  
  
5.
  刺目的白光一閃,魏無羨夾著陣妖風赫然出現在宿舍裏頭。
  所幸室友是他那便宜弟弟江澄,要是換了別人,碰上這種事沒準兒魂都給嚇沒了。
  江澄剛躺下沒多久,便瞧見對面一團黑影突然出現。他「喲」了一聲,見怪不怪地爬起來摁開書桌的檯燈:「怎麼今天用上符咒啦?人傻了不認得回來的路了?」
  要知道,使符咒可是得用法力的——於魏無羨而言,便是妖力。雖然不多,但也不少。這也是魏無羨在身上備了符咒卻基本不用的原因。
  魏無羨疼得嘶嘶抽氣顧不上貧嘴,江澄這才意識到哪裏不對。他定睛一看,嘖嘖兩聲:「怎麽的,用符咒還傷了?」
  
  
  
6.
  魏無羨破天荒地送了他一個白眼。這小腿骨折,一開始是不覺得怎麼疼,越往後越是叫人受不了。他從小沒受過什麼苦,這下是真疼得冒出耳朵來了。
  毛絨絨的狐狸耳朵豎在頭上,隨著呼吸一顫一顫的。江澄看了不禁有些手癢,差點沒控制住自己上去揉揉捏捏。
  他清清嗓子,掩飾自己剛才的想法,道:「正巧我這兒有個合適的符,給你療療傷吧。」
  「那敢情好!」魏無羨哪注意到他心裏那點繞繞彎彎,狂點頭。
  江澄翻箱倒櫃好不容易找到那張小紙條,又回憶了一會使用方法。站起,到了魏無羨身邊,嘰裏咕嚕地唸了句咒語,忽然猛地抬手把符咒往他腿上一拍:「封!」
  那符像是雪花遇上火爐般融化成液體,然後被吸收了似的消失在魏無羨白皙的小腿上。
  
  
  
7.
  見符咒消失,魏無羨試著動了動腿,當真一點痛感都沒了,連痕跡都沒有。
  他笑嘻嘻地站起,朝江澄不倫不類地行個禮拱拱手:「這次真得謝謝你,我的好弟弟!」
  江澄打了個寒顫:「你別這麽叫我,聽著怪噁心的。還是叫我江澄好了。」
  「嘁,你不想聽我還不叫了呢。」魏無羨撇撇嘴,突然想起件事,便又好奇地轉頭,「餵江澄,你記不記得…我們學校有個特別俊的…風紀委員啊?」
  江澄在收拾剛翻亂的書本,聞言歪了歪頭,努力迴響。未果,便道:「我不記得了,你知我向來不愛記這些東西——明早你去打聽一下吧。怎麼,就是他抓到了你?」
  「算是吧。」魏無羨嘟噥一聲,帶著滿腔疑惑往床上一躺。雙手交叉在腦後,就著這個姿勢入了眠。
  
  
  
8.
  第二天中午。
  魏無羨打著呵欠,眼睛都睜不開似的趴在桌上,百無聊賴地看著周圍三三兩兩湊一起聊天的小姑娘,卻不知神遊到哪個國去了。
  「阿羨!」忽的一聲叫喚把他帶回了現實。
  他抬頭,露出個驚喜的笑:「姐姐,你怎麽來了?」
  氣質溫婉的少女走過來,把手中一個瓷煲放下,笑笑:「我今早聽弟弟說你昨晚摔傷了。雖已治好,到底還是喝些湯補補身子吧。」
  魏無羨掀起蓋子,一股濃郁的湯香撲鼻而來:「唔!是我愛的蓮藕排骨!謝謝姐姐——」
  轉念一想,又拉了拉江厭離的衣服袖子,問道:「說起來,姐姐你知道一個長得很俊的風紀委員嗎?」
  
  
  
  
  
  
  
  TBC.
  
  
  
  大半夜的我居然因為自己文裏的一碗蓮藕排骨湯,餓了。

评论(2)

热度(18)